自炊小灶煮蔓菁

  • 我要分享:

自炊小灶煮蔓菁



自炊小灶煮蔓菁



自炊小灶煮蔓菁



    蔓菁易生長,不挑剔土地的肥沃或是貧瘠,給它一點陽光和水,就長得光鮮可人。雁北公社化后,土地盡歸集體,蔓菁絕跡。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大饑荒,政府允許自留地,允許小片開荒,絕跡了幾年的蔓菁,一下子又遍地開花。清湯寡水的稀粥里煮上蔓菁,熟后,面、軟,適口、療饑。饑不可耐時,進門聞著那股氣味就口中生津。

    蔓菁疙瘩,味甜微苦,煮熟了還有一股獨特的氣味。此物偶爾食之還可以,不能連續吃。六十年代,青黃不接時,雁北農家幾乎一天三頓都是稀粥煮蔓菁。早上煮上一大鍋,剩下的舀在瓦盆里,放在炕頭上,用鍋蓋蓋住,再用小孩的尿褥子圍住,晌午繼續吃。為啥要放在炕頭還用褥子圍???因為柴禾少,不夠燒,省點是點。

    兒時春天去舅舅家,我也經常陪他們吃煮蔓菁。煮熟的蔓菁冒著熱氣,家里四處彌漫著濃濃的中草藥味道,令我很不開心。舅舅每次煮蔓菁時,專門給我往鍋里下幾顆山藥蛋。煮好后,我就從里面挑揀一些煮得恰到好處的山藥,從菜甕里舀一些腌湯蘸著吃,別有一番風味。

    那時,說起蔓菁,全家人除了我之外,幾乎所有人都能接受。小時候總是心存疑惑,這丑丑的樣子、怪怪的甜味究竟有何魅力?一天,妗妗忘了往鍋里放山藥了,于是姥姥只好也給我盛了些蔓菁。我很無奈,于是趁他們不注意,把蔓菁夾出來扔進了泔水桶。姥姥一扭頭,詫異地問我:“你今兒個咋吃得這么快?”

    五舅的小兒子明奎也不喜歡吃煮蔓菁,一吃煮蔓菁他就哭。一天,他從外頭?;貋?,進家揭開鍋一看又是煮蔓菁,扭頭就哭著走了。在房檐底下哭了一氣,五妗妗出去叫他:“嚎喪呢!你爹沒給你掙下精米白面,你不吃煮蔓菁吃甚?下一輩子跌落個好人家,就不用天天吃煮蔓菁啦!別嚎啦,趕緊回去喝哇,一會兒鍋里那點也叫他們舀完啦!”明奎看見沒戲,站起來,抹抹淚,進了家。摔摔打打地尋碗、舀稀粥、撈蔓菁。

    雁北有句鄉諺:“稀粥煮蔓菁,越吃越攔興?!笨梢?,喜歡吃煮蔓菁的人是不多的。偶爾一頓不錯,如果一天三頓稀粥煮蔓菁,不用說連吃一個月,就是連吃一個禮拜估計你也會發瘋。如果我告訴你,有些年,得勝堡有些人家,整個春季都是如此,你會作何感想?

    孫犁先生曾寫道,冀中有一種地方戲,叫“老調”,鄉土味極濃。其中有一出折子戲,名曰《教學》。是寫一位教書的私塾老先生,失業無奈。在一個天寒地凍的日子里,四處叫賣,不停地吆喝:“教書,教書……”但始終無人聘他。萬般無奈,饑腸轆轆,只好跑到野地里偷挖人家的蔓菁,拿回家煮熟聊以果腹。

    這出戲,對教書先生,很是貶損。但在戲謔之中,也傳遞了一個民間的底線思維,那就是無論什么年月,都不能把人餓死。此時,偷吃點東西沒有什么大不了的,也就是挨頓奚落。

    《西游記》是很多人心中的經典,然而就在近日,一名五年級學生馬思齊,卻發現了《西游記》里的一個“漏洞”。即無論作者寫得多精彩,從東土大唐到西域,如此遙不可及,但所到之處,吃食卻如此雷同。馬思齊整理了一些老少皆知的宴會場景羅列的菜名,如下:

    第54回西梁女兒國國王婚宴菜單:玉屑米飯、蒸餅、糖糕、蘑菇、香蕈、木耳、石花菜、黃花菜、紫菜、蔓菁、芋頭、蘿菔(卜)、山藥、黃精……

    第67回駝羅莊齋飯:面筋、豆腐、芋苗、蘿白、辣芥、蔓菁、香稻米飯、醋燒葵湯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西游記里大擺宴席一共有四種情況:大國國君為唐僧接風洗塵宴、降妖除魔感恩宴、妖精成親(與唐僧)宴、寺中素齋。而細看這些宴席的菜品,就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了。按理說,從大唐到西天,途徑眾多的國家,不同的風土人情代表著不同的習俗文化,其菜品也該是不一樣的,但是在西游記里卻是頓頓不離蔓菁。

    這說明什么?不是老爺子不愿意寫其它的,而是好吃的東西,自己知道的僅此而已??!說明老爺子的老家淮安也種蔓菁,萬般無奈時也吃煮蔓菁。

    不知何故,中國許多騷人墨客都喜歡吃煮蔓菁。若你遍讀唐詩宋詞,就會發現古人都愛吃煮蔓菁;

    宋·陸游有詩名《夜雨》:

    江邊依舊釣舟橫,萬事何曾有一成?

    空憶廬山風雨夜,自吹小灶煮蔓菁。

    宋·陸游還有《病小愈喜晴》:

    云邊采藥喜身輕,燈下觀書覺眼明。

    擾擾已空浮世事,依依還作苦吟聲。

    又為天地幾年客,頓覺軒窗三日晴。

    深媿山童憐寂寞,風爐傳法煮蕪菁。

    宋·蘇軾 也愛吃煮蔓菁,《狄韶州煮蔓菁蘆菔羹》:

    我昔在田間,寒皰有珍烹。

    常支折腳鼎,自煮花蔓菁。

    中年失此味,想像如隔生。

    誰知南岳老,解作東坡羹。

    中有蘆菔根,尚含曉露清。

    勿語貴公子,従渠醉膻腥。

    東坡先生卜居南山之下,服食器用,稱家之有無。水陸之味,貧不能致,煮蔓菁、蘆菔、苦薺而食之。其法不用醯醬,而有自然之味。蓋易具而可常享,乃為之賦,辭曰:

    嗟余生之褊迫,如脫兔其何因。殷詩腸之轉雷,聊御餓而食陳。無芻豢以適口,荷鄰蔬之見分。汲幽泉以揉濯,搏露葉與瓊根。爨鉶錡以膏油,泫融液而流津。

    湯蒙蒙如松風,投糝豆而諧勻。覆陶甌之穹崇,謝攪觸之煩勤。屏醯醬之厚味,卻椒桂之芳辛。水初耗而釜泣,火增壯而力均。滃嘈雜而麋潰,信凈美而甘分。登盤盂而薦之,具匕箸而晨飧。助生肥于玉池,與吾鼎其齊珍。鄙易牙之效技,超傅說而策勛。沮彭尸之爽惑,調灶鬼之嫌嗔。嗟丘嫂其自隘,陋樂羊而匪人。先生心平而氣和,故雖老而體胖。計余食之幾何,固無患于長貧。忘口腹之為累,以不殺而成仁。竊比予于誰歟?葛天氏之遺民。

    我也曾經試著將園扁似絨線球、顏色青紫的蔓菁熬粥吃。洗凈去皮(去皮損耗不小,不去則味失純真),切成一厘米寬的段。與小米搭配,水要寬。用武火煮開并沸騰一段時間,待其米湯漸濃,改文火慢熬。煮的過程中,清香滿室,不由得你不做深呼吸,讓帶有中藥味的氣息沁入肺腑。煮好后,米汁兒呈很柔的淡米色,入口感覺清純香甜。我是只喝濃汁的,似有些奢侈,因為蔓菁和小米嚼著都沒了味道,全在汁里。雖然鮮蔓菁更加有味,若放置陰涼處干透,煮粥時仍不失其清香。

    現在鮮有人吃煮蔓菁了。前些年得勝堡還有人煮,那是用來喂豬的。近年來豬也不吃煮蔓菁了,更多新型多樣的飼料加入豬的飲食,豬的伙食更豐富了。豬被加速催肥,壽命也縮短了。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現在的豬也變得不幸了。

    “人類一思考,上帝就發笑”,這是一則猶太格言。有時,我們很難說清科技的泛濫,為我們帶來的是幸還是不幸?就如現在的我們面對琳瑯滿目的食品,卻時常懷念那些從地里刨出來的,煮食時彌漫著中藥味的蔓菁。猶如多年的老婆,說不清是愛還是恨。


自炊小灶煮蔓菁

相關推薦

秒速赛车上光大gd567 秒速赛车怎么买比较稳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怎么买比较稳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怎么买比较稳 秒速赛车上必发彩票 bf30 秒速赛车怎么买比较稳 秒速赛车上必发彩票bf6点cc 秒速赛车上光大gd567 秒速赛车上光大gd567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怎么买比较稳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怎么买比较稳 秒速赛车上必发彩票bf6点cc 秒速赛车怎么买比较稳